信息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工作 文史•文化 正文
窄屏浏览

虎将蔡兴运与洛南

来源:洛南县政协 发布时间:2020-12-25 作者:吕三运整理 发布人:洛南县政协 浏览次数:

虎将蔡兴运,又名善杰,19142月出生于陕西省丹凤县茶房西对峪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从小因家庭人口多,土地少而脊薄,全年收入不能维持家庭生活。十二三岁时就随父帮人担挑货物,在家手工造纸,受尽了旧社会种种折磨与地主豪绅的压迫和剥削。

1938年初,蔡兴运到巩德芳控制的商棣镇联保处常备队当兵,积极参加共产党领导的地下活动。193974日他参加了巩德芳、薛兴军领导的“茶房暴动”,打死反共顽固分子、常备队长谢孝廉。1940623日又参加巩、薛指挥的伏击敌龙驹寨保安中队长冯麟生的战斗,此战蔡兴运右腿负伤,伤愈后化装成缯罗匠,常到灵官庙、景村一带侦察敌情。1942年奉命到陕甘宁边区中共陕西省委所在地马栏学习,被分配到巩德芳领导的“德记骡马店”,同田申荣(天林)等人一起饲养骡马。19437月经巩德芳、薛兴军介绍,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410月,蔡兴运同贾海泉等8名同志奉命从马栏回到商县安沟垴(今丹凤县)。找到先期回商的田申荣等9人共商在商洛山中的蟒岭南北组织游击队,开展游击活动。蔡兴运、田申荣、贾海泉3人先集中了5支长、短枪,开始在蟒岭山区打游击。后来大家商量设法从敌人手中夺取枪支,扩大影响,发展游击队人员。到19457月,他们已有19支步枪,7把手枪,两挺轻机枪,一支十字连枪,40枚地雷,30多箱炸药,游击队员发展到40余人,正式成立了蔡(兴运)田(申荣)游击队。

1945822日夜晚,蔡兴运率7名游击队员,乘镇南乡公所驻地灵官庙杨洞庙会刚结束,乡公所保警队人员夜间熟睡,防备不严之机,在黎明前突袭了乡公所。他们先拔掉敌岗哨,打进乡公所内,一举歼灭该敌,打死敌4名,缴获手枪两把,十字连枪3把,步枪2支,获得了第一次攻打灵官庙乡公所的胜利。蔡田游击队第一次攻打灵官庙乡公所后,游击队员的士气更加高涨,对敌斗争越来越坚决,引起了洛南县王离仙自卫大队的高度重视,王为了加强对灵官庙的防御,派中队长李成锡带队把守灵官庙这个关卡,并扬言:“我不把蔡兴运游击队消灭,誓不回洛南。”蔡兴运闻知后便仰天大笑:“姓李的,你别猖狂,咱看谁消灭谁!”于是他和田申荣一起,在920日晚从蔡川出发,率游击队员34人分两路夜袭灵官庙,激战多半夜,打死李成锡以下40余人,打伤6人。自卫队长祝占胜顽守炮楼,拒不缴械,蔡兴运一声令下,放火烧掉炮楼。刹时火焰冲天,吓得祝占胜惊魂落魄,“缴械!缴械!”攻打炮楼的战斗,共缴获步枪七八十支,三号手枪两把。两次攻打灵官庙后,蔡田游击队已发展到50多人,有步枪100多支,手枪11把,机枪两挺,十字连枪4把,地雷40多枚,黄色炸药30多箱。

19464月,商洛工委和陕南游击队指挥部成立后,将商洛各支游击队统编为3个大队,蔡田游击队编入第一大队,蔡任一大队中队长,他受命率一大队主力先后攻打了洛南庾家河、峦庄、灰池子及河南卢氏官坡镇(乡)公所。打庾家河峦庄镇公所时,蔡兴运自告奋勇,亲自端上机枪,率领战士冲入敌阵,打死打伤敌30余人。接着指挥部决定把3个大队集中到洛南上庄坪整训,洛南自卫大队长王离仙率部突然包围了上庄坪,指挥部决定蔡队冲上山压架子,没等下命令,蔡兴运就率领部队,端上机枪与敌激战,不到一小时就击溃了敌人,追敌30里,打死打伤敌数十名。蔡兴运率游击队在蟒岭山区活动,大大地震慑了敌人,国民党西北社正报载:“股匪蔡兴运部及刘法玉等近窜扰于商洛之交界留仙坪及洛南之庾家河、峦庄、黄柏岔一带。残杀保甲长,并封锁交通要道,禁止人民出入,抗粮抗款,大肆囤粮,似有久住模样,其粮食多由洛南运来,匪徒日前曾压迫人民召开欢迎会。19467月中原解放军进入商洛,创建以商洛为中心的豫

鄂陕根据地。不久,蔡兴运中队被编入卢洛县二十一支队第一营,蔡任营长,经常活动在洛南、卢氏一带蟒岭深山。10月上旬,支队随县委、县政府从卢氏兰草移驻洛南会仙台,住在方家屋场开明绅土方传茂家。期间,蔡兴运率部曾到蟒岭南对峪、韩河、苗沟、商镇、棣花等地发动群众,购买土布、棉花,经过半个多月辛勤努力完成了做250套棉衣材料。接着他又带领战士,用草木灰染成灰色,组织妇女缝制,很快完成了缝棉衣任务,派部队送给了豫鄂陕军区,解决了军区部分干部战士的过冬问题,受到了军区表扬。10月中旬,蔡兴运营在支队率领下,经会仙台、高耀子、鸡头关等地向卢氏挺进中,派先头部队占领铁锁关,监视三要守敌突然袭击,当部队准备集结开拔,就听见岭上密集的枪声,支队长薛兴军和卢洛县委书记邹顺华立即部署战斗,命令蔡兴运营打增援,他身先士卒,率部迂回到敌后,猛冲猛打,终于击溃了敌人,夺回了阵地,歼敌一个正规连,获轻重机枪4挺,弹药一批。

到了冬季,北风怒吼,寒气逼人。一天,侦察员报告,古城镇自卫队长马保鼎备有一批被装和粮食,存放在何家祠堂,薛支队长命令蔡兴运带4个中队主力埋伏在古城北坡一线,战斗打响后蔡兴运率部迅速越过沙河,向古城街进击,一举歼灭了敌人,夺回了被装。

蔡兴运率队还多次到灵口、三要等地袭扰李象晋、闫克仁自卫队。一次,兰草自卫队到会仙台、高耀子烧杀抢劫,残害群众,蔡兴运率部追歼,击溃了敌人,保护了人民。

19471月,敌集中正规军、保安团约10万兵力,向豫鄂陕根据地进攻,军区决定组织野战纵队,转外线作战。蔡兴运被编入野战纵队薛兴军部第九支队,任第一营营长。蔡营随支队从大石门出发,经会仙台、高耀子向豫西挺进,参加攻打河南桑坪保安团的战斗。在谭头蔡营换下军区警卫营担任主攻,他率队冲入寨内俘敌100多人,缴获一批物资。

谭头战斗后,薛支队长按照军区指示,带蔡部向西转移,以吸引敌之兵力,保证军区主力部队东进。几经周折,于3月末进入洛南,途经三要街时,看到一切情况都变了,国民党十七师八十四旅五一团已在街上驻扎,就绕道到鸡头关,准备宿营做饭吃时,敌一个正规营追来,蔡兴运率队即向铁锁关前进,掩护支队向会仙台转移途中,敌我双方接火,直打到晚上10点多钟。这时部队已是两天两夜没吃东西了,肚子饿的咕咕叫,许多战士由于长途行军,大部分鞋也烂了,只得赤脚行军,景况极度困难。

夜幕降临,蔡兴运率部赶到会仙台,在深山老林里过了一夜。第二天洛南保安团200余人又追来了,蔡立即下令出击,终于击退了敌人,后转移到蟒岭南马宗梁、上庄坪、白家庄、申家沟一带坚持隐蔽斗争,寻找王力、巩德芳、薛兴军等领导人。从此,商洛革命斗争暂时处于极度困难的低潮时期。

19479月,陈(赓)谢(富治)第四纵队十二旅、三十八军十七师和陕南独立团挺进豫西陕南商洛。三支部队均从洛南到商县龙驹寨(今丹凤县城)一带,创建豫陕鄂根据地。927日,十二旅在洛南油房街(今丹风县)与蔡田游击队会合。109日,陕南工委在峦庄召开扩大会,决定组建武装工作队(简称武工队),深入敌后,开辟地方工作,工委任命蔡兴运任第一武工队队长,陈效真任政委,田申荣任副队长。第一武工队成立后,即到洛南蔡川、青棉沟,商县留仙坪(今均归丹风县)一带开辟地方工作,创建根据地。首先建立了青棉沟区民主政府(后改为留仙坪区)。第二地委成立后又在蟒岭山区先后成立了第二、三两个武工队。19482月,二地委在商县庵底扫帚沟决定第一、三武工队合并,成立商洛武工队,蔡兴运任队长(陈、田职务未变,增加第三武工队队长韩彬任参谋长),下辖3个连,300余人,继续在洛南、商县、商南、卢氏4县结合部开展游击战争,建立区、乡基层政权。截止19483月,已建立了留仙坪(一区)、两岔口(二区)、楸树坪(三区)3个区民主政府和18个乡政权。

由于敌后武工队的发展壮大,基层政权的逐步建立,加之十二旅、十七师部队赴外线执行任务,商洛地区的敌正规军、地方保安团队乘机相互勾结,从19481月开始,对商洛武工队活动的游击区,发动了3次大规模地“清剿”,企图把蔡兴运率领的武工队全部消灭。经过10个多月的反“清剿”斗争,蔡兴运武工队在对敌斗争中不断发展壮大。截止194811月,蔡兴运武工队与二十倍于我之敌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据不完全统计,共打较大战斗20余次,毙伤敌正规军、保安团队1000余人,缴获长、短枪100多支,子弹2500多发。在斗争中又新建了庾家河、峦庄、桃坪、北宽坪4个区民主政府,连前共7个区民主政府和党组织、43个乡政权。三次反“清剿”斗争胜利结束,蔡兴运领导的商洛武工队进行休整,准备迎接新的战斗任务。

19495月,商洛武工队在上庄坪召开扩大会议,分析形势,休整待命。27日接到洛南蔡部统战对象王作庭、黄宪之来信,大意是:西安、周至、户县等地已解放,请求解放军尽快发兵,进军洛南县城。武工队领导经过分析认为“信情可靠”。当日下午,蔡兴运、陈效真即率武工队从上庄坪出发,以急行军速度,翻越蟒岭,傍晚时到达洛南县东古城镇。29日上午10时左右,蔡兴运率商洛武工队向景村开拔途中,在古城街西姜村,接到第七区干队任志英部班长李江山带一个班,将在官桥河抓获的国民党洛南县长何逸梦送交商洛武工队接收。蔡兴运接到何逸梦后,揪住他的下巴质问:“何县长!你不是说3个月不消灭蔡兴运武工队,就不当洛南县长了,现在谁把谁捉住了!”何逸梦只是点头:“我认罪!我认罪!”随即将何关押洛南监狱,解放后处决。

蔡兴运武工队行至景村东之雄山岭时,遇见黄宪之、王作庭等人前来迎接,言明洛南县自卫大队长王离仙愿接受中共八条二十四款规定,请求武工队派代表与其谈判。蔡部接受了他们要求,当晚双方各派代表7人在景村高小谈判,蔡兴运是商洛武工队谈判代表之一。经过4个多小时的激烈争论,双方达成530日下午2时王离仙率部在景村西河滩向商洛武工队举行缴械投诚仪式。下午2时已过,仍不见王离仙率部到来(后知王于30日拂晓率少数亲信逃跑)。蔡兴运率武工队即向洛南县城进军。下午4时许,部队到达城东赵子岭时,蔡兴运即部署了进县城的战斗准备:派3个区干队分别占领城东龙山岭和城南馒头山制高点,作好武装警戒。大部队雄纠纠气昂昂向县城挺进。快到蝗虫庙时,沿路两旁各界人士、市民、学生摆桌设放礼品,敲锣打鼓鸣鞭炮,热烈欢迎解放军进城。蔡兴运令武工队第三连全副武装,迈着矫健的步伐,高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曲,进南门,出西门绕县城转了一圈。从此,洛南县城解放。晚上商洛武工队部移驻周村。66日在周村宣布成立了洛南县委、县政府,商洛武工队番号改为洛南支队,蔡兴运任支队长、洛南县委委员。商洛武工队解放洛南,《陕南日报》68日以“我蔡兴运游击队占领洛南县城”和“洛南县人民政府及蔡兴运部打击匪特破坏阴谋”为题,对洛南县城解放与敌人对新政权的颠覆破坏作了专题报道。

洛南县城解放后,盘踞在洛南境内的残敌企图进行反扑,威胁刚刚解放的洛南县城。洛南支队在蔡兴运率领下,配合商洛军分区来洛的独四、独五团部队,全面部署了剿灭残敌任务。78日,蔡兴运率洛南支队第一连和县大队、三要区干队,赴三要东南李塬街包剿闫克仁残部,在一连连长张青山和三要区干队的紧密配合下,他率部从街北实施正面攻击,战斗打响后,3路部队同时向李塬街进攻,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毙敌闫部丁作楫以下10余人,伤20余人,缴获步枪50多支。725日,蔡兴运率洛南支队从县城出发,冒着倾盆大雨,穿过洛河,前赴洛源街包剿盘踞街上陕保六旅、渭华二、八专署及5县残敌。26日凌晨4时许到达指定地点张坪腰庄。天快拂晓,还未见分区主力部队到达,蔡兴运当即立断,他说:“不能再等分区部队了。”当即率第二连冲人洛源街,他端起一挺机枪,不断地向敌扫射。在武工队各连及区干队配合下,激战一个多小时,打得睡的正香的敌人尸体满街,血流成河,全歼陕保六旅旅部和大荔专署人员,毙敌副旅长姜炳功、俘敌少将参谋处长孙英以下300余人,县长7人,缴获步枪300多支,电台一部,轻重机枪各1挺,子弹数万发,手榴弹1000多枚,骡马10匹,其它物资一批。当分区部队到达时,战斗已基本结束。截止9月上旬,洛南境内的残敌基本被歼灭,全境解放。在解放洛南全境过程中,在蔡兴运的亲自指挥下,共打了23次大小战斗,毙伤敌100余人,俘敌400余人,迫敌投降600余人,缴获步枪1100多支,轻重机枪28挺,短枪60多把,手榴弹120多枚,子弹5万余发,其它军用物资一大批。

194911月,洛南支队改编为陕南独立第六团,蔡兴运任独六团团长,后任独十一团副团长。解放后任商县人民武装部部长,丹风县兵役局局长等职。1956216日在西安病故,享年42岁。